王攀招研资格被拿下 为何他一点也不冤?

从王攀获公示“恢复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”(以下简称:“恢复招研资格”)到王攀“恢复招研资格”被拿下,校内的抵制者可谓煞费苦心,制作公开联署页面,呼吁社会公众声援,总之也算是拼尽全力。然而,按照武汉理工方面的通报逻辑,“公示”就是“公示”,有异议不予通过而已。

在一定程度上,武汉理工方面的通报显得很“淡定”,起码从字里行间看不出什么紧迫感。但对于“深夜通报”的节奏来讲,还是有意在回避热度。所以,回到“学生联署抵制”上,大概率是起到作用了。但对于这个作用的起效,似乎还要摊开来看。

要知道,“学生联署抵制”王攀“恢复招研资格”,最大的推动力并不是维护陶崇园,而是陶崇园坠亡所折射出的“狩猎困境”是众多研究生都可能面临的问题。说到底,如果这次“放虎归山”,就意味着“王攀们”真的是“除不掉,打不死”,以至于陶崇园的悲剧很可能还会继续上演,并且更加肆无忌惮。

当然,看待“学生联署抵制”的效能,多半也只是“引子”功能,也就是给舆论提供信息增量的功能,从而反向获得公域的声援。但即便如此,也是难能可贵的。毕竟这不只是武汉理工的事情,还关乎普遍研究生命运的问题。因为导师要是德行不佳,就算学术再牛,都可能毕不了业。

具体的纷杂,就算没有陶崇园坠亡的戳破,只要是有研究生经历的人,都或多或少有一定的感受。说到底,导师首先是人,而后才是导师。这种情况下,如果没有职业操守,很容易把职能上的关系生活化。只是积极的一面还好,就怕堕入消极的深渊,难以自拔。

不过就王攀来讲,即便人们各种揣测他跟陶崇园的是非,依旧无法从法理上对他怎么样,毕竟陶崇园是自己跳楼坠亡的。可是,就凭他和陶崇园互动的细节,其实也足以否定他当导师的资格。那么问题就来了,为何王攀还能被提到“公示栏”里呢?

虽然校方一再强调“公示”不是最终名单,但为何把王攀放入名单,难道只是“陪跑”,这是个值得玩味的问题。很多人说,“学生联署抵制”是在打校领导的脸,可事实上,这却是在维护校领导的面子。如果这次王攀真的“恢复招研资格”,之后再被舆论揪出来,那么问题就没那么简单了,无论是校方,还是校领导都可能更为尴尬。

所以,这次风波过后,校方应该感谢学生们的“及时止损”。只是,虽然媒体报道中拟题为“学生联署抵制”,可事实上,参与者也有教职工,也就是在校内,王攀已经引起很多人的不满。这种时候,就算王攀真的是学术大牛,校方也该考虑一下影响了。

说到底,王攀的学术造诣还没有到了非他不可的地步。所以,作为校方来讲,真没必要如此铤而走险。好在,“公示”的好处,就是有悔改的余地,也就是试探不行,可以立马改口。但是从管理的角度出发,不考虑影响的试探,总还是让人觉得吃相难看。

与此同时,王攀被放入“公示栏”,除却有校方的安排,应该也是他自己的意愿,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符合正常教职安排逻辑的。但是,对于王攀来讲,还是有些把问题简单化了。可能王攀觉得陶崇园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时间会消散一切,可事实上,我们都知道,跟困境有关的记忆是最难磨灭的。

因为,王攀伤害的不只是陶崇园,还包括人们对导师本身的认识。说到底,肯定存在情同父子的师生关系,但大概率不会是逼着学生“叫爸爸”的这种模式。所以,对于王攀来讲,他可能根本没有绝对反省过,只是以避风头的逻辑在继续辗转腾挪。

毕竟要是真正反省过,可能自己就不会再去从事导师的工作。毕竟,学生是因自己而崩溃坠亡的,这怎么说也是莫大的职业阴影,怎么能说过去就过去呢?再说,就算自己招生,还有人敢报名投考吗?这确实也是个问题,尤其是知道陶崇园坠亡前后因果的人。

另外,王攀招研资格被拿下,他真的一点也不冤。在这个问题上,很多人强调校方是不是干脆开除王攀更好,这其实有些绝对了。王攀当不成导师,是因为他在当导师的时候犯过错误,但不代表他不能干别的工作,比如搞科研或者不跟学生产生过密关系的工作。

说实话,我们打击的是王攀的导师之恶,而非是他作为人的存在。只要他所干的工作不大可能危害周遭,那么就要给他留足空间。要不然,将其逼在绝境之中,未必是件周全的事儿。所以,拿下王攀的“恢复招研资格”就可以了,别再往死里追打了。

当然,这不是为他辩护什么,而是作为公共性的争议,一定要站在对应的问题上说事儿,而非是顺着是非没完没了的往死里整,真要是那样,这跟王攀逼迫陶崇园“叫爸爸”又有什么两样呢?他是不冤,但也不至于从此穷途末路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王攀

原创文章,作者:Kbet365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engyuan668.com/305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